虽在意料之外,独家: 和平奖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带来曙光?

  虽在意料之外,独家: 和平奖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带来曙光?
  亲乌里韦教会甚至表示“哥伦比亚的命运不能落在撒旦手中”,而现在两人反目成仇,而现在两人反目成仇。
  独家: 和平奖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带来曙光?
  

原标题:独家: 和平奖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带来曙光?

核心提示:哥伦比亚哈维里亚纳大学政治学家费尔南多·希拉尔多说:“这是国际社会对哥伦比亚的支持与鼓励,也是对哥国内各方达成一致,早日实现和平的期许。

10月7日,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麦德林的民众举行游行,要求维持和平。

《参考消息》驻波哥大记者何珊10月10日报道 9月26日,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和“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罗德里格·隆多尼奥·埃切韦里在海滨城市卡塔赫纳签署了举世瞩目的和平协议。然而在10月2日举行的全民公投中,和平协议以%比%的微弱劣势未能通过,令人大跌眼镜。

3日,桑托斯和反对党领导人乌里韦各任命3名和谈代表,准备就和平协议内容进行再次谈判。反对党的加入,让原本“尘埃落定”的和平协议面临重新谈判,哥和平进程遭遇挫折。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桑托斯在7日突然得到一个惊喜:他获得了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这一结果将对和平进程带来怎样的影响,有待进一步观察。

获诺奖桑托斯转忧为喜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7日宣布,把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桑托斯,以表彰其为结束该国历时50多年的内战所作出的努力,还表示,此奖“是献给哥伦比亚人民的,以表彰他们在面临巨大的困难之时并未放弃对和平的期望,同时也是献给所有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作出贡献的各方”。

当天,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总统奥巴马等向桑托斯表示祝贺并表达对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的期待,国际社会的支持让本以为“功败垂成”的桑托斯转忧为喜。他在当天发表了激情洋溢的电视讲话,表示会继续努力推进和平进程,并将和平奖献给哥国内冲突受害者。

哥伦比亚哈维里亚纳大学政治学家费尔南多·希拉尔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国际社会对哥伦比亚的支持与鼓励,也是对哥国内各方达成一致,早日实现和平的期许。”

希拉尔多说,桑托斯总统赌上了自己的全部政治资本,全身投入和平进程中,这是有目共睹的。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桑托斯,虽在意料之外,不过还是会造成政治上的影响。

乌里韦“挑落”和平协议

公投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主要包括:飓风的造访大幅影响了支持和平协议的地区投票率;而现任总统桑托斯在经济等方面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很多人因为不满桑托斯而迁怒于这项能让总统“留名历史”的“政绩工程”;虽然哥伦  比亚人深深厌恶战乱,但是几十年来,“哥武”所策动的绑架、勒索、强征平民等罪行令很多人难以释怀,他们难以接受恶行累累的“哥武”轻易摆脱法律的制裁;另外,社交媒体平台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不少夸张甚至不实消息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大量传播——比如游击队员将成为百万富翁、“哥武”领导人将参加2018年大选并成为总统等等——这些消息误导了很多没有耐心阅读长达600多页和平协议内容的民众,他们出于恐惧心理投了反对票。

然而,在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则是前总统乌里韦和他领导的民主中心党,这次投票结果是现任议员、前总统乌里韦在政治上的绝对胜利。

乌里韦掀起了反对和平协议的宣传攻势。他强调,“哥武”将利用和平协议进入政坛,会导致哥伦比亚成为第二个委内瑞拉,将会使“卡斯特罗-查韦斯主义”滋长起来。这正是利用了哥伦比亚民众对委内瑞拉的负面印象,加深他们对左翼政党的反感。

此外,乌里韦积极联络宗教势力,通过宗教领导人向保守派哥伦比亚民众宣扬和平协议将会削弱传统的家庭关系。亲乌里韦教会甚至表示“哥伦比亚的命运不能落在撒旦手中”。

当然,乌里韦的宣传攻势中没有忘记那些深受“哥武”伤害,或是在冲突中流离失所的人们。他声称,和平和法律上的公正可以兼得,呼吁受害者阻止游击队头目们进入议会,甚至进入国家领导层。

双方博弈变成三方对立

乌里韦任总统期间,桑托斯曾是他的“左右手”,并专门负责打击“哥武”。而现在两人反目成仇。几乎势均力敌的公投结果折射出哥伦比亚政坛严重的两极化。

为了阻碍和平协议,乌里韦打起了与和平无关的政治牌。乌里韦利用农业从业者对桑托斯政府农业政策的极大不满,号召他们用反对票来“泄愤”,这也为他的胜利增加了筹码。可以说政治斗争成为和平进程的决定性因素。

民主中心党在公投胜利后加大宣传力度,并加入和平谈判,成为重要一方。乌里韦加入后,花了4年时间才取得重大成果的双方博弈,眼看就要成为充满变数的三方对立。

“你们怎么对哥伦比亚监狱关押的14万犯人解释,犯有更严重罪行的‘哥武’成员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还有可能获选参政?国际社会是否曾见过一个民主国家,赦免曾在被绑架人质脖子上挂炸弹的‘哥武’,甚至允许其参政?”乌里韦在9月26日和平协议签字仪式当天的游行活动中曾如是说。

政治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公投结果只对总  统本人有约束力,国会可能会是推进和平协议的另一张牌,但乌里韦的崛起,让原本“板上钉钉”的和平协议意外生变,他有可能将和平协议作为政治筹码一直拖到2018年总统鸯达成一致。

政治分析师佩德罗·比利亚米萨尔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桑托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对陷入僵局的哥和平进程一大推动。

“反对党会重谈和平协议,这将会加速和平进程,”比利亚米萨尔说,“现在是和平进程关键时期,不让和谈陷入僵局是推进和平进程的关键。获得诺奖后,桑托斯在政治上得到了很大的加强,这对他与反对党的谈判有利。”

无论如何,要落实和平协议,各方都需要做出一些妥协。桑托斯与乌里韦之间需要妥协,而“哥武”在对受害者的赔偿以及被判刑的游击队领导人的处理问题上同样需要妥协。

9月26日,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和“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罗德里格·隆多尼奥·埃切韦里在海滨城市卡塔赫纳签署了举世瞩目的和平协议。然而在10月2日举行的全民公投中,和平协议以%比%的微弱劣势未能通过,令人大跌眼镜。 3日,桑托斯和反对党领导人乌里韦各任命3名和谈代表,准备就和平协议内容进行再次谈判。反对党的加入,让原本“尘埃落定”的和平协议面临重新谈判,哥和平进程遭遇挫折。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桑托斯在7日突然得到一个惊喜:他获得了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这一结果将对和平进程带来怎样的影响,有待进一步观察。获诺奖桑托斯转忧为喜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7日宣布,把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桑托斯,以表彰其为结束该国历时50多年的内战所作出的努力,还表示,此奖“是献给哥伦比亚人民的,以表彰他们在面临巨大的困难之时并未放弃对和平的期望,同时也是献给所有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作出贡献的各方”。 当天,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总统奥巴马等向桑托斯表示祝贺并表达对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的期待,国际社会的支持让本以为“功败垂成”的桑托斯转忧为喜。他在当天发表了激情洋溢的电视讲话,表示会继续努力推进和平进程,并将和平奖献给哥国内冲突受害者。 哥伦比亚哈维里亚纳大学政治学家费尔南多·希拉尔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国际社会对哥伦比亚的支持与鼓励,也是对哥国内各方达成一致,早日实现和平的期许。” 希拉尔多说,桑托斯总统赌上了自己的全部政治资本,全身投入和平进程中,这是有目共睹的。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桑托斯,虽在意料之外,不过还是会造成政治上的影响。乌里韦“挑落”和平协议 公投失败的原  因有很多,主要包括:飓风的造访大幅影响了支持和平协议的地区投票率;而现任总统桑托斯在经济等方面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很多人因为不满桑托斯而迁怒于这项能让总统“留名历史”的“政绩工程”;虽然哥伦比亚人深深厌恶战乱,但是几十年来,“哥武”所策动的绑架、勒索、强征平民等罪行令很多人难以释怀,他们难以接受恶行累累的“哥武”轻易摆脱法律的制裁;另外,社交媒体平台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不少夸张甚至不实消息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大量传播——比如游击队员将成为百万富翁、“哥武”领导人将参加2018年大选并成为总统等等——这些消息误导了很多没有耐心阅读长达600多页和平协议内容的民众,他们出于恐惧心理投了反对票。 然而,在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则是前总统乌里韦和他领导的民主中心党,这次投票结果是现任议员、前总统乌里韦在政治上的绝对胜利。 乌里韦掀起了反对和平协议的宣传攻势。他强调,“哥武”将利用和平协议进入政坛,会导致哥伦比亚成为第二个委内瑞拉,将会使“卡斯特罗-查韦斯主义”滋长起来。这正是利用了哥伦比亚民众对委内瑞拉的负面印象,加深他们对左翼政党的反感。 此外,乌里韦积极联络宗教势力,通过宗教领导人向保守派哥伦比亚民众宣扬和平协议将会削弱传统的家庭关系。亲乌里韦教会甚至表示“哥伦比亚的命运不能落在撒旦手中”。 当然,乌里韦的宣传攻势中没有忘记那些深受“哥武”伤害,或是在冲突中流离失所的人们。他声称,和平和法律上的公正可以兼得,呼吁受害者阻止游击队头目们进入议会,甚至进入国家领导层。双方博弈变成三方对立 乌里韦任总统期间,桑托斯曾是他的“左右手”,并专门负责打击“哥武”。而现在两人反目成仇。几乎势均力敌的公投结果折射出哥伦比亚政坛严重的两极化。 为了阻碍和平协议,乌里韦打起了与和平无关的政治牌。乌里韦利用农业从业者对桑托斯政府农业政策的极大不满,号召他们用反对票来“泄愤”,这也为他的胜利增加了筹码。可以说政治斗争成为和平进程的决定性因素。民主中心党在公投胜利后加大宣传力度,并加入和平谈判,成为重要一方。乌里韦加入后,花了4年时间才取得重大成果的双方博弈,眼看就要成为充满变数的三方对立。 “你们怎么对哥伦比亚监狱关押的14万犯人解释,犯有更严重罪行的‘哥武’成员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还有可能获选参政?国际社会是否曾见过一个民主国家,赦免曾在被绑架人质脖子  上挂炸弹的‘哥武’,甚至允许其参政?”乌里韦在9月26日和平协议签字仪式当天的游行活动中曾如是说。 政治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公投结果只对总统本人有约束力,国会可能会是推进和平协议的另一张牌,但乌里韦的崛起,让原本“板上钉钉”的和平协议意外生变,他有可能将和平协议作为政治筹码一直拖到2018年总统鸯达成一致。 政治分析师佩德罗·比利亚米萨尔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桑托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对陷入僵局的哥和平进程一大推动。 “反对党会重谈和平协议,这将会加速和平进程,”比利亚米萨尔说,“现在是和平进程关键时期,不让和谈陷入僵局是推进和平进程的关键。获得诺奖后,桑托斯在政治上得到了很大的加强,这对他与反对党的谈判有利。” 无论如何,要落实和平协议,各方都需要做出一些妥协。桑托斯与乌里韦之间需要妥协,而“哥武”在对受害者的赔偿以及被判刑的游击队领导人的处理问题上同样需要妥协。
  

然而,在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则是前总统乌里韦和他领导的民主中心党,这次投票结果是现任议员、前总统乌里韦在政治上的绝对胜利,他强调,“哥武”将利用和平协议进入政坛,会导致哥伦比亚成为第二个委内瑞拉,将会使“卡斯特罗-查韦斯主义”滋长起来,3日,桑托斯和反对党领导人乌里韦各任命3名和谈代表,准备就和平协议内容进行再次谈判,政治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公投结果只对总统本人有约束力,国会可能会是推进和平协议的另一张牌,但乌里韦的崛起,让原本“板上钉钉”的和平协议意外生变,他有可能将和平协议作为政治筹码一直拖到2018年总统鸯达成一致。

LEAVE A COMMENT